今年的冬天,似乎比往年来的晚了一些,十一月的西安终于在上周末迎来了第一波寒潮,山区下了初冬的第一场雪。

初冬的暮色,像一首苍老的歌。萧瑟的风景,像邂逅了一场疼痛的初恋,落叶别树,飘零随风。顿觉些许凉意袭身,不禁想起孟浩然的诗句 “不觉初冬夜渐长,清风习习重凄凉”

落日的余晖洒下万道光芒,高楼、树木交相辉映。

暮色越来越重,此时,已是华灯初上、灯火阑珊,灿烂的灯光虽不及白日那么透亮,却也在初冬的暮色中驱走些许的黑暗和寒意。

路上车水马龙,行人匆忙,每个人都在朝着家的方向奔赴,千家灯火万家难,看着他人的幸福,徒生向往;注目他人的难处,油然怜悯。他们时而欢笑,时而落泪。因为小事而倍感幸福,因为小事而万分感伤。

想起那首Dylan Thomas 的诗《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》

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,

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,

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;

白昼将尽,暮年仍应燃烧咆哮;

Rage,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.

怒斥吧,怒斥光的消逝。

……


🎆